鬼扯东汉:刘秀废郭圣通立阴丽华,非感情问题而是政治需要

鬼扯东汉:刘秀废郭圣通立阴丽华,非感情问题而是政治需要
光武帝刘秀终身有两个皇后,第一个皇后为郭圣通,第二个皇后是阴丽华。从刘秀对待这两个皇后的情绪来看,他都是十分宠爱的,对她们所生的子女也寄予了期望。阴丽华是刘秀的初恋,也是他的结发之妻,可由于政治需求而没有成为皇后。郭圣通为真定王刘杨的外甥女,河北豪强郭氏的女儿,刘秀与她的婚姻完全是政治需求。两人联婚后刘秀得到了河北豪强的支撑,率军平定了王郎暴乱,奠定了争霸全国的根底。能够说郭圣通对东汉的树立起到了无足轻重的效果,她死后的河北豪强也是东汉初年的重要支柱力气。这两位皇后都是刘秀的挚爱,所以在立后问题上刘秀多处于政治考虑。关于没有立后的一位,刘秀也给予了最大的照料,使其具有的权势和影响力也不差于皇后。如此一来,这两位女子死后的实力形成了平起平坐的形势,而这个形势一向继续到刘秀废弃郭圣通,改立阴丽华中止。关于刘秀废后的原因,历史学者们议论纷纷。比较一致的定见是,根据刘秀的废后诏书。他们认为郭圣通妒忌刘秀宠爱阴丽华,私下里多有怨言,因而激怒了刘秀,导致被废弃皇后之位。从废后诏书来看,这个说法是树立的。但从过后,刘秀对郭圣通的及其儿子、宗族的许多恩赐和封地来看,好像说不过去。郭圣通被废后,并未被赶出洛阳,而是被封为中山王太后,依旧居于北宫之中。刘秀封郭圣通所生的儿子刘辅为中山王,并把常山郡划给中山王封国,以赡养郭圣通。郭圣通的宗族也没有获罪,而是被许多封爵。她的弟弟郭况为安国侯,从兄郭竞为为新郪侯,官至东海相。郭竞的弟弟郭匡为发干侯,官至太中大夫。不只如此,就连郭圣通叔父郭梁的女婿陈茂也有被封为列侯。可见郭圣通尽管被废,但方位不降反升,她的儿子和宗族的方位越发遭到爱崇。她自己安享王太后藩位十一年,死后葬在光武帝陵以北,可见刘秀并不仇恨她。作为男人,我对男人的那点小心思仍是比较清楚的。假如刘秀真如诏书中说的仇恨郭圣通,他绝不会对郭家和郭圣通的儿子如此加封恩赐。即使刘秀是以宽仁知名的皇帝,他最多便是当个陌生人。因而从刘秀的行为来看,他是不仇恨郭圣通的,甚至在废后问题上对郭圣通有很大的抱歉。所以他才在官爵和赐封上加大对郭圣通一系政治实力的侧重,甚至不约束郭氏的开展,使其成为东汉初年的四大外戚宗族之一。在我看来,刘秀诏书上所说的爱情问题仅仅随意找了个理由,他废后的原因并不是如诏书所示。从刘秀在第一次立后时的表现看,他就把皇后之位当成了筹码,并非自己心中的妻子。东汉刚树立时,皇后之位空缺,郭圣通和阴丽华都是贵人。不久之后真定王刘杨在真定追求造反,刘秀派耿纯灭杀刘杨兄弟,因而世人都认为刘秀不会立郭圣通为后。但是刘秀反其道而行之,不只立郭圣通为皇后,还立郭圣通长子刘疆为皇太子,而且大力恩赐郭家。这样一来不光真定王刘杨被灭工作形成的负面影响被消弭,也让刘秀得到了许多河北豪强的支撑。从这一手操作来看,很显着皇后之位在刘秀心中便是政治筹码。假如刘秀不是真实由于仇恨郭圣通而废后,那废后的理由便是只剩下政治原因。从郭圣通被废前后发作的工作看,她并没有显着的差错,废后不具有强制性的理由。那么结合郭圣通被立后的操作方法,刘秀废后的原因很或许是将这个筹码换个当地用算了。已然要换当地用,那就得换人,所以郭圣通被废仅仅为了给阴丽华腾方位,并不是详细犯了过错,更不是由于她说了仇恨刘秀的话。结合其时东汉朝廷发作的一系列风云,尤其是度田制变革引起的政治风云来看,这愈加证明了上述结论存在的或许性。而刘秀废郭圣通,改立阴丽华为皇后,便是为了停息这一系列政治风云而做出的退让。实践上自郭圣通被立为皇后,她与阴丽华死后的实力就形成了隐形对立的状况。这不是她们两人的志愿,但却是朝中勋贵的挑选。郭圣通身世于河北豪强郭氏,她遭到了以真定王刘杨和郭氏宗族为代表的豪强门阀的支撑。再加上刘秀录用了许多陇西名士作为皇太子刘疆的教师,所以陇西豪强勋贵和加入了这个阵营。所以朝中形成了以郭圣通和刘疆为中心的勋贵集团,他们的意图是扶持皇太子刘疆顺畅接班,便能够在新皇登基后享用特别待遇。这在我国数千年的皇储之争中,是极为常见的。阴丽华身世于南阳新野的豪强阴氏,祖上是齐国名相管仲。阴氏在南阳豪强中为大户,是刘秀起兵之初最坚决的支撑者之一。阴氏与邓氏长时间通婚,而邓氏的邓晨又是刘秀的姐夫,所以阴丽华和刘秀是两小无猜的爱情。在刘縯被更始帝刘玄暗杀后,阴氏是第一个自动出来力保刘秀的。因而阴丽华对刘秀来说既是两小无猜的初恋,也是患难夫妻。而阴丽华死后有着以阴氏为首的南阳豪强门阀的支撑,他的儿子东海王刘阳也是皇太子呼声很高的人物。再加上刘秀在河北兴起时,千里投靠的南阳名将占了过半的数量,所以这个集团执政中很有影响力。东汉树立初年,刘秀的根基在河北,全赖河北豪强支撑才能与更始政权、绿林军和赤眉军抢夺全国,天然在政治上要侧重于河北群雄,立郭圣通为皇后是最天然不过的挑选。但是在刘秀废郭圣通时,东汉现已扎根河南多年,又先后平定了陇西和蜀地,国家的中心力气都移动到了河南的郡县。度田制的政治风云便是发作在河南,尤其是南阳一代最为严峻。其时刘秀进行度田制变革,让各方豪强上报实践具有的田亩数量,并由朝廷测量注册登基,作为今后纳税的根据。河南和南阳的豪强门阀,仗着有人执政中当官,或者是刘秀发家的勋贵将领,便联合当地的郡县官员两面三刀,隐秘申报的数量。刘秀派出官员下去查访,发现许多假公济私的当地,便严峻的处罚了下面的官员和豪强门阀,因而引起了南阳勋贵集团的反弹。这个反弹在当地豪强的支撑下开展为暴乱,动摇了东汉的国家根基。按史书记载,”郡国大姓及兵长、群盗处处并起,攻劫在所,害杀长吏。郡县追讨,到则闭幕,去复屯结”。所以刘秀不得不派出戎行到各个郡国安慰和打压暴乱,国家也陷入了骚动之中。假如仅仅这场骚动,那凭仗东汉朝廷的力气也是足以平定的。最为费事的是,当地豪强与朝中权贵勾通,将暴乱无约束的扩展化,逼得刘秀不得不执政中大开杀戒。据说在欧阳歙的度田罪案件中,刘秀就处死了河南官员十余人。由于暴乱的扩展化,刘秀不得不扩展冲击规模,许多功臣被牵连入狱,最为闻名的便是云台二十八将中的刘隆。而这样暴乱动摇了东汉王朝的根基,也让许多潜在的对立找机会迸发。与此同时,交趾郡征侧、征贰姐妹起兵造反使得东汉朝廷落井下石,刘秀不得不中止了对度田制罪责的追查。郭圣通皇后之位被废便是刘秀向南阳勋贵集团退让的成果,而南阳勋贵集团也见好就收在度田制的推广上表示出合作的情绪。由于只要改立阴丽华为皇后,才或许改立东海王刘阳为皇太子,这样南阳勋贵集团的利益才有保证。有了皇后方位的支撑,南阳勋贵的意图到达,也就不敢再扩展暴乱的反围。南阳勋贵集团知道刘秀仅仅一时被各方暴乱捆住四肢罢了,等马援平定了交趾暴乱后再拾掇他们是迟早的工作,所以他们也不想把自己逼向死路。能够说这是刘秀为了安稳国家形势才让郭圣通做出的献身,他在过后也是极力做出补偿。这种补偿与最初立郭圣通为后,过后却补偿阴丽华,是相同的道理。因而关于刘秀废后的原因剖析,我认为是在政治上的一种退让和停息朝中政治风云的挑选,诏书上却无法名言。实践上这种政治退让和交流在我国古代政坛上很常见,也是交流两边默契的挑选,不能在书面上表现的。这也是我国古代传统政治观和西方社会最大的不同之一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bookmark
required required
web